器物精神更是一种人生态度_中国传统文化社区_才府

2019-02-19 08:20 作者:产业新闻 来源:www.k8.com

  中国其实是一个具有“器物精神”的民族。在明以前的中国,无论是中国人的科技发明水平,还是生活水准,在世界上都是数一数二的,当时中国人的精神追求也远远地高于西方人。

  最能体现中国“器物精神”的就是瓷器。先人对艺术化的生活和事业抱有一种孜孜不倦的追求,用个陶钵、竹筒或瓦罐可以当餐具,偏偏烧制美轮美奂的瓷器,展示内在的优雅,瓷器的功能本来就是盛饭盛菜,但中国人在能盛饭的基础上又把它艺术化了。瓷器出口到西方,让西方人叹为观止,他们发现原来吃饭的器具也可以做得这样精美。

  瓷器之所以让洋人震撼,这其中有艺术成分,更有精致的人生态度和“器物精神”。

  “器物精神”说到底也就是一种人文精神。法国人丹纳在《艺术哲学》中称:文化是“自然界的结构留在民族精神上的印记”。以“茶、瓷、丝”为代表的东方文化,曾极大地推动了世界的文明。它是中国匠心和器物精神最好的证明。

  也有人把“器物精神”等同于“工匠精神”,但“工匠精神”只是它的第一个层次,更高的层次就是器物的美化,甚至艺术化,你制作一个物件或是完成一项工作,不仅仅为了实用,而是内心所需,自觉而为,然后乐此不疲。 我们就是要在找回传统的过程之中,找回久违了的“中国匠心”和迷茫了的“器物精神”。

  一切器物的背后都有一片精神园地,精致的碗筷、瓮罐、针剪、饰物,不仅是物质化的见证,更是创造生活、创造社会的见证,它在方便了生活的同时,更让我们得到激浊扬清、去伪存真的精神和道德拔节。

  在当今后工业社会的发达国家中的德国和日本可算是最引人瞩目的了,因为这是东西方两个对自己的产业最具专注力的民族,也是至今两个最推崇“劳力”者的手工劳作和最尊敬匠人的国家。从汽车、精密仪器、家用电器、厨具、日用百货到家居用品的小发明都有在世界上叫得响的众多品牌,他们可以用手工敲打出一辆价值上千万的劳斯莱斯轿车,也可以造出让人体清洁舒爽的马桶盖,煮饭最香甜的电饭煲,让一拨拨顾客远渡重洋前往疯抢

  然而,若上溯200多年前,在我们在教科书里认识的积贫积弱的大清帝国,却是世界上GDP最高的国家,主打的出口产品基本靠“一团泥,一条虫,一片树叶”也就是让世界追捧而疯狂的中国土特产“茶、瓷、丝”。

  当西方人还在使用粗陶土罐,木瓢石盏的时候,我们的祖先已经能制造出温润如玉,细腻多姿,造型精雅的各类细瓷器皿,还会利用不同温度烧制出梦幻般的各种美丽窑变,已能运用矿物在瓷器上画出青花、红釉,釉上彩,釉下彩等类如诗如梦,如歌如泣的图画来,使“一团泥土”充满灵性……

  当西方人还在身着布袍棉麻,粗针大线缝制着兽皮鱼衣的时候,我们的先人已经能从一条蚕的养殖中,纺织出柔韧细滑的丝绸,并能千变万化地剌绣上江河日月、花鸟鱼虫,高山流水,楼台亭阁,才子佳人,用“一条虫”的千丝万缕把一派中华大国的文明,镶嵌在帷幔绣帐,锦衣华服之上……

  当西方人还停留在酒肉欢歌,鞍马征战的狂热中时,中国人已经懂得在“一片树叶”的茶汤中安静下来的优雅,让东方的哲思、智慧伸向宽阔和辽远;懂得运用来自森林里的树叶泡制的汤汁,驱走身上的浊气、滞气、病气;让人神清气爽,身轻如燕,思接千载,乐感倍生……

  当西方人对此“三绝”惊叹、赞美、羡慕,被深深震撼的时候,中国人用千锤百炼的手艺,柳暗花明的巧思,曲径通幽的缜密,将“茶、瓷、丝”的实用、精美、意境都做到了极致,构成了东方的生活艺术。中华风雅的生活方式,集中表现了国人精致的人生态度和“器物精神”。其实,每一件器物背后都有一片精神领地,它不仅是物质化的呈现,其中还有创造和对人生品质的不懈追求,在人与器物、人与人之间达成更多的相互敬仰、尊敬和爱戴,让生活变得更美而充满希望。

  匠心,世界再嘈杂,匠人的内心,绝对是宁静安定的。因此,匠人工艺的过程,一种专注的匠人情怀之美,一种诠释大自然之美,是一种真正的美。

  匠心之美,是朴实的、不张扬跋扈;是自然的,一种物心一如的境界。一种品味,一种情趣,一种滋润,一种圆滑,一种温馨的器物之美。而器物,则代表着匠人的一种工艺之美德。

  好的工艺是值得保护以及传承的,前提单单靠“匠人”的个人力量是远远不及的,这是一个民族的意识。

  反观当下,中国人的“精神”是缺乏的。换言之,我们今天的精神需求是低的或者说是不入流的,大家都奔着利而去,大家从小到大都在想一个问题,怎么赚到更多的钱,很多人没有精神追求。

  当下的社会环境中,“器物精神”已经流逝很多。工作时间多了,财富多了,快乐却没有增长。大多数人不是在创造产品,而是在制造产品。

  “制造”是程序化、机械化的操作,而“创造”则充满了动感、智慧、不知疲倦的快乐。失去了对器物和工作器械的赏玩、爱慕、追求,以致于很多人都成了精神疾病患者:抑郁症增多,强迫症增加等等。

  其实,人生的价值不仅在于财富的多寡,而在于精神境界、道德境界的高下,当我们心存敬畏,学会珍惜,懂得爱护,愿意挖掘生活中的快乐、和谐,和生活中的器物都能达成更多相互敬仰的尊敬和爱戴,我们就能品尝到更多的人生和工作的积极意义,达到乐业境界。

  多一些“器物精神”,多去“创造产品”、“创造工作”,而不是让自己成为“工作的机械手”。让琐碎、疲倦而应付性的劳作,充满了动感和舞蹈节奏,“忙并快乐着”,给自我带来更多快乐和欢欣鼓舞。